邵Ann

主要寫寫文
刀劍各cp有
偶爾日常心情抒發
喜歡的話,歡迎交流!!!

刀劍同人文-青石《D.black Bar 》第二章

第二章   再次巧遇石切先生

       週末下午時分,由於店裡缺了些日常性的消耗品,於是青江打算趁今日將物品一次買齊,然後再回住處好好的大睡一覺,畢竟他的酒吧只有週一公休,週末這個人潮最多的時候他當然不可能休息,不然就是跟自己的錢包過不去,於是他只好趁下班空檔速速出來添購 “ 衛生紙、餐巾紙、洗碗精…… ” 當他正埋頭於手機備忘錄內的物品清單時,突然有人拉了下他的衣角 “ 你是……青江…先生?!” 青江有些疑惑在這種地方怎麼可能遇到熟人,但這聲音的確有些熟悉,轉頭一看便看見那位多日前因為自己喝的爛醉而收留自己一日的好心人 “ 哇!!好巧,石切先生你也來逛超市啊?” 對於記憶長相與名字一向是青江的長項,畢竟經營一家酒吧如果沒有這點能力要怎麼討好客人呢!!所以即使是只見過一面的對象他一樣能輕鬆的認出對方,更何況此時的對象可是讓自己印象深刻到做夢都會夢到,雖然這樣的狀態讓他有些不知所措,但……夢境畢竟不是他所能控制的範疇,而現在本人一出現在自己面前,就讓他心跳就這麼的亂了規律實在令他懊惱不已  “ 我來買些菜!!” 石切一樣是那樣的溫柔,青江發現自己對這個人更加的著迷了,然後此時他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才發現對方推車內盡是新鮮的蔬果與各樣肉類,內心突然覺得有些羨慕,畢竟他甚麼都會就是進不了廚房,明明就依照食譜了但是最後弄出來的東西簡直慘不忍睹,所以他特別羨慕會自己下廚的人,想吃甚麼就可以弄甚麼,多好啊!!! “ 哇!!會自己下廚真好啊!!如果是我大概會把廚房給燒了!!”

       “ 我一開始也是這樣的,但是堅持下去之後就會找到訣竅,漸漸的也就上手了!!所以青江先生你不用這麼想,總會進步的。” 石切淡淡的笑著,此時青江說的話就讓他想到當初剛學做菜的自己,當時要不是有人鼓勵他,他大概也學不成做菜了,於是這次他也想鼓勵這人,希望他不要因此放棄 “ 呵呵,我現在反而是想學沒有時間呢!!光是店裡的事就夠我忙了!!對了……你怎麼來的?需要我載你一程嗎?就當作還你一下人情,恩?”  青江下意識的不對石切那番鼓勵的話作回應,畢竟自己從未被這麼鼓勵過他不僅不習慣甚至他怕自己又再次沈淪在這個叫做石切丸的漩渦當中,他不喜歡這樣不受控制的感覺,這讓他很不自在,同時他見自己要買的東西也差不多了,於是打算把買好的東西放回店裡之後就回家睡覺,當然如果能順便送美人回家他可是非常的樂意,此時他有些親暱的靠近石切,對方身上的味道好聞到他真想全部佔有,有一瞬間他甚至想,如果能將這人變成自己的所有物那該有多好,沒錯!!這樣主導一切的感覺才是他要的,他想要控制這個人的全部甚至他的呼吸他的心跳,讓這個人為自己而活,讓這個人沒有自己就會飢渴到死掉,當然這樣糟糕的想法他是不會讓這人知道的,一切只是他劣根性在作祟,他並沒有真的想對這人動手的想法,畢竟很明顯的……他們是不一樣世界的人  “我搭公車來的,我還不太會開車呢!!只好……” 因為青江過於靠近的姿勢,石切有些慌亂的順了下耳邊的散髮,嘴角微微勾起似乎是要掩飾一下害羞的情緒,但這樣的舉動讓青江的心跳不自覺漏了一拍,這人真的不時都散發的誘惑人的氣質呢!明明只是單純舉動但是就覺得特別惹人憐愛,在這樣的人面前真的很難保持平時的鎮定呢!!真是傷腦筋啊!! “ 那我載你吧!!” 發現自己有些出神,青江連忙平息心底有些躁動的情緒,向美人提出了邀約,其實他只是私心的想要跟這個人再多一點相處的時間,多麼希望每次都能這樣偶遇,順便調戲一下看看對方害羞的樣子,日子如果偶爾這樣過也是挺幸福愜意的。

       他們結完帳之後一同將東西搬到車上,此時石切才有多出來的心力好好的觀賞青江的車,火紅如烈焰一般的 Alfa romeo giulia 許久之前有在電視上出現過,是很有名氣的廠牌跟型號呢!! “ 喜歡它嗎?!” 青江看石切有些痴迷望著自己的車,心中難免有些自豪,畢竟這台車他可是奮鬥了許久才狠下心跟朋友買到手的,雖然是二手的車但是車況非常好,他簡直將它當作是自己的兄弟 “ 很美的車啊!!為了它你一定很辛苦吧!!” 石切輕輕的撫著車緣,帶著憐愛的眼神簡直讓在一旁的青江想把這人撲倒,然後狠狠的疼愛他侵犯他讓他為自己神魂顛倒,突然意識到自己這般情色的想法,青江無奈的嘆了口氣,大概是最近過的太禁慾了吧!!不能再這麼下去了,不然他覺得自己像個強姦犯一樣,那樣太沒有格調了 “ 好啦!!上車吧!!有機會可以讓你看個夠的!!” 帶著寵溺的語氣將石切請到副駕駛座上,之後,一路上的他都不怎麼說話,畢竟他還是挺在意自己剛剛居然會有那樣想法,雖然他在夢裡沒少猥褻過這人,但是因為對方一個眼神就失控甚麼的讓他開始對自己的自制力失去信心,究竟出了甚麼問題呢?!說要愛上這個人他是不相信的,他們才見過兩次面,即使每次見面自己的心跳都很不受控,但是他仍覺得自己大概只是太久沒發洩了,畢竟光是忙店裡的事他就覺得要被榨乾了,看來還是找個時間去抒發一下好了,不然自己大概會被逼死 “ 青江先生……您還好嗎?!” 看到青江一副鬱卒的樣子,石切就不禁為他擔心 “ 呵呵!!沒事!!還有,直接叫我的名字吧!!先生來先生去的真見外。” 就是想要侵犯你但是對你又做不出這樣的事我才鬱卒啊……青江在內心哀號著!!自己甚麼時候變得這麼正人君子但同時又這麼飢渴了?!他簡直都要不認識自己了,如果此時他在他身邊的不是這人,對方大概等等就會被自己拆解入腹吧!! “ 如果不舒服還是要說哦!!這樣悶著會生病的!!” 石切平時也算是擅長觀察周圍的人,加上他本來就是屬於心細謹慎的人,所以此時青江的不對勁他可以感受的到,即便對方口頭上不願承認 “ 如果我說……只要你吻我一下我的病就會好呢?” 此時也到了石切居住的社區,青江便停下了車,順勢欺身靠近石切誘惑般的在他耳邊輕喃,此舉令石切的身體下意識的瑟縮了一下,青江見他這般反應真心覺得自己快要淪陷,但他仍是強迫自己鎮定下來,不然再玩下去搞不好自己真的就下坑了,他真心不想讓這樣純潔的人因為自己染上不該有的色彩  “ 哈哈!!跟你開個玩笑!!別當真,不過今天能遇到也是挺有緣分的!!有機會我們下次見吧!!” 青江說完這句便退開了 “ 恩!!下次見!!” 石切被青江剛剛的舉動逗的緊張不已,他連忙提起自己購買的東西,向男人告了別,匆忙的走回自己的住處,望著對方的背影,青江嘴角不自覺上揚著,即便染指不得但是能跟這人相處他也是挺愉悅的。

       

刀劍同人文-青石 《D. Black Bar》第一章

第一章   與石切先生的初遇

      正值寒冬,街道上的人無不都穿著厚衣圍著大圍巾,但此時青江只穿著單薄的白襯衫與西裝褲,領口甚至解開了幾顆扣子,走路搖搖晃晃不時還得扶著牆才能勉強支撐爛醉的身軀,今天的他喝得很醉,甚至沒有帶上外套就離開了D.Black 準備回家,他身為一家酒吧的老闆,喝成這樣還是頭一遭,但是今天他的心情真的不是很好,不這麼喝他大概不會痛快 " 唔.....好冷!! "  開始意識到周圍不高的氣溫,身體無法控制地顫抖著, 但是路上沒有人會有那個心思去關心一個醉鬼,除了.........他 " 這位先生? 您還好嗎? " 一個溫潤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帶著隱隱擔心的語調,青江輕笑了一聲,這年頭居然還有人能有這樣的餘力去管一個陌生的的死活,看來他今天運氣並沒有沒那麼差嘛  " 呵呵~~~看我這樣好嗎? " 本想以此打發掉對方的,畢竟他也沒有打算接受對方的任何幫助,他只想一個人好好地待著順便冷靜一下。

        " 您看起來相當不好!!! 方便的話告訴我你家的地址吧!! 我送你回去。" 天阿這人居然還不放棄阿.......但此時酒精後勁又上來了,讓他一時找不到能夠拒絕這人的說詞,視線甚至開使變得模糊........過了不久他眼前一黑就這麼暈了過去,頓時讓那人失了方寸,這人不會就這麼死了吧? 腦中突然閃過的想法讓那人驚慌地去探了探他的鼻息,還好......還好.......還活著,大概只是暈過去了,但是他還沒說出他家的地址......這樣只好先帶這人回自己的住處了,於是他招了輛計程車,帶這爛醉到暈過去的男人回家,其實平時自己並不會這麼雞婆去管一個路邊的陌生人,但是這人的眼神卻讓他.............無法置之不理,於是腦子一熱便過去了,現在他回過神來時他已幫對方換了身乾淨的衣服並且安置好在自己的床上。

       “唉……” 他為自己今天這有點荒唐的行為嘆了口氣,平時只是看到路邊的野貓野狗會帶點吃的給他們,若是遇到受傷的頂多帶他們回家包紮一下,畢竟他們是如此可憐,但……這次他帶回來的可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啊!!明日該怎麼跟這人解釋啊? 當時他明顯的感受到這人並不想接受自己的幫助,可是他還是執拗的帶了人家回來,呵呵……大概會被嫌多管閒事吧……不過算了,人都帶回來了,也只能先這樣了,而且工作一整天身體也逐漸頂不住了,睏意襲來,他撈了條薄毯躺到床旁的沙發上,不久便沉沉的睡去。

       隔日清早,強烈的頭疼讓青江不得不醒來,但周圍陌生的味道與房間擺設讓他心中的疑惑暫時取代了頭疼 “恩…………?” 環顧一下周遭,只見一名男子躺在一旁的沙發上,身穿兩件式的棉質睡衣,上衣因為睡姿而往上捲露出一截白皙纖細的腰身,左手壓在額頭上試圖抵擋有點強烈的陽光,右手自然的垂下,雙腳彎曲著靠著沙發的椅背,而他身上的薄毯早已被他踢到了地上,這般慵懶帶著誘惑的睡姿讓青江瞬間有點把持不住,畢竟早晨是男人性慾最旺盛的時刻,但他還沒禽獸到去侵犯一個陌生人,甚至是一個將自己帶回家照顧的人。

       正想要起身但是這時強烈的頭痛又襲來使他不自禁痛呼了一聲 “ 啊~~嘶! ” 就是這一聲,驚醒了沉睡中的男子,他連忙起身 “ 先生!!你還好………啊~~~ ” 但因為長時間將腳彎曲所以腿部一陣痠麻,當下腳一軟便撲到了青江的身上,一下子被撲個滿懷青江真心覺得自己艷福不淺,鼻息間盡是這人身上好聞的味道,不自覺通體舒暢 “ 呵呵,小美人你沒事吧? ” 青江知道他因為腳麻所以才一時支撐不住,所以趁機假以貼心之名騷擾之實揉捏著對方的小腿處,但因為沒有被外人碰觸過的經驗加上青江的那句 小美人 使的男子驚慌之下推開了男人,雙頰微紅的說道 “ 你……如果沒事了我……送你回去吧!!”

        剛剛被揉捏的觸感似乎還持續著,怎麼只是一個單純的按壓的動作怎麼讓人感覺這麼羞恥呢?! “ 還沒跟我說說你的名字呢?!” 這人的反應也太有趣了吧!!感覺就好像是初經人事一般,尤其是剛剛那瞬間的臉紅真的讓青江有種想要讓他更加羞恥的想法 “ 我叫做石切丸,在附近的IT公司擔任組長一職。” 平息了下剛剛浮躁的情緒,此時他的語氣已回歸平常那般溫潤流暢 “ 你好,我叫青江,是D區一家酒吧的老闆,不嫌棄的話……有空來玩玩吧!!” 青江對他性感一笑,便起身將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衣服下的肌肉一覽無遺,不誇張但是相當精實,而石切這是也因此稍微恍了一下神 “ 怎麼?喜歡我的身體嗎?” 青江俯下身語帶挑逗的說,再接近幾公分他的額頭就會抵住石切的額頭了 “ 啊!!抱歉我不是有意的,我去拿梳洗的用具給你吧!等我下。” 石切連忙退去一旁的衣櫃前,有點慌張的找尋抽屜內全新的牙刷與毛巾,此舉讓青江愉悅的勾起嘴角,這傢伙不知道這樣躲避只是讓自己更加想要去欺負他嗎?不過礙於對方畢竟收容了自己一整夜,如果自己再這麼越矩未免有失分寸,於是之後他的行為便收斂了,順利的洗漱完畢並一同吃了早點,向石切道了謝便打算回住處繼續休息,畢竟晚上他還要開店呢!!

        “ 多謝你昨晚的照顧,但是下次可要小心點啊!!並不是每個人都像我這麼紳士的,小心到時候怎麼被吃了都不知道!!” 離別時青江還是忍不住提醒了一下他昨晚這樣帶陌生人回家是多麼危險的行為,順便又調戲了他一下 “ 不……我平時是不會這麼做的,只是不知道為甚麼……當下腦子一熱就把你帶回來了!!” 石切無奈的笑了笑,他也好不懂當時怎麼就這麼衝動呢?明明帶去旅館安置也是可以的,但他就是不放心硬要將人帶回住處 “ 哦~所以我是你家的第一個陌生客人嗎?!” 青江聽他這麼說心情整個大為愉悅,順勢用手抵在門板並刻意的靠近石切,趁機再感受一下對方身上好聞的味道 “ 你……我…額那個……” 因為青江這般帶著壓迫感的姿勢,石切腦袋瞬間就空白了,本來組織好的語言根本無法完整的說出口,而見到他這般慌亂青江趕緊收手,兩人還沒到那麼熟,點到為止就好,不然會嚇到對方的 “ 好啦!!不鬧你了,我得回去繼續休息了,記得啊!!有空來我店裡坐坐吧!!” 青江遞給他酒吧的名片,便轉身離去,而石切也連忙說上一句“ 路上小心。” 此時青江沒有回頭,但給他比了個OK的手勢回應道 “ 你也小心。”

       好幾年後他們想起當初相遇的情景總是會感嘆的想道:有時候緣分來了,你想檔都擋不掉。

作者碎碎念:
        利用空暇的時間寫完了第一章,不過意料之外的,寫完反而有種輕鬆的舒暢感,一想到這兩人終於相遇了,終於可以開始他們之間的故事了,心裡就有種說不出的興奮,每個人的相遇都是一個奇跡但也是一種注定,在這麼多的人當中能夠遇到彼此是的機率是多麼的小,所以此時我很替他們感到開心,即便之後的劇情他們之間會爭吵會分開,但那都是讓彼此更加磨合的一個機會,任何的一次的衝突都是珍貴的,因為你能夠因此看到彼此不同於平常的一面,更加的了解對方,甚至知道對方的底線,因此才能更加的貼近彼此。

        很喜歡之前在書上看到的一句話:
愛上一個人就是給了對方摧毀你的力量,但是你卻可以堅信對方不會傷害你。

刀亂同人文-青石 《D. black Bar》序章

-序-

晚上9:30分

D.black Bar

       晚間明顯比白日低上許多的氣溫,帶著秋日特有的微涼清風,巷弄的人煙開始稀少,但此時正是D.black開店的時刻。

     “叮咚” 酒吧的門被輕輕的推開 “歡迎光臨!” 一個慵懶帶著些許性感的聲音響起,薄薄的唇微微的翹著帶著公式化的笑意,挺直的鼻樑與墨綠的眼眸勾勒著這人英挺的面貌,與眼眸一樣墨綠的頭髮隨意的用髮帶綁在一側,旁分的劉海則柔順的遮住了他的右眼,沒有異議的,這人在大部分的人眼裡算是非常俊美的,他是這間酒吧的老闆---青江。

       此時推門而入的人卻讓他從原本商業般的笑容一下子轉為溫柔而且寵溺的笑 “你終於來了,我都要餓死了!!” 來人一頭褐色的髮梳整的相當柔順,暗紫色的美眸上頭是纖長濃密的睫毛,眼尾則勾著一抹深紅,平心而論他的眼睛是非常漂亮冶艷的,但是他卻給人一種恬淡安靜的氣質,而現在他也只是微微一笑,將手中的飯盒遞上 “今天工作有點耽誤了。” 溫潤的嗓音緩緩的向男人解釋今天晚到的理由,說話的同時他正貼心的替男人佈菜  “我還以為你忘記我還餓著肚子在等你呢!” 男人趁機用指腹輕佻的撫過他忙碌中的手,甚至情色的用手指挑逗著他的手心,明擺著帶著性的暗示讓他臉上閃過一瞬間的紅暈,但是他很快就平復了下來,這人不看場合的發情他早已習慣了。

       “喂!那人是誰啊?!怎麼有人會帶飯盒來酒吧啊?” 酒吧今日第一天上班的新人問正在吧台內擦杯子的酒保 “他是老闆的人---石切先生,每天都會來送晚餐給老闆,你以後會常常見到他的!!”  新人一臉似懂非懂的表情讓酒保有些苦笑不得,於是他拍拍新人的肩膀說 “別想這麼多了,快工作吧!!你之後會懂的。” 當初他剛進來這間酒吧工作時也是對他們的關係相當好奇,但是後來輾轉了解他們的關係之後也就順勢接受了,偶爾還會前去搭上幾句話,只不過他們基本上都沈浸在兩人世界,閃的周圍的單身狗都要睜不開眼,但是他們之間並不是一開始就這麼的順利,身為這間酒吧元老級的員工他也是看過他們之間的風風雨雨,只能說愛情這種東西啊……還是要經過現實生活上的一些衝擊才能更加的穩固呢!!

作者碎碎唸:

        終於忙完了論文的部分,開始更新這邊的文章,人在異地念書真的需要一些心靈上的寄託,感謝好友時不時的關心與陪伴,同時也讓我這個忙論文忙到要脫離現世的老人能稍微跟上年輕人的腳步,雖然沒有接觸《刀劍亂舞》這部遊戲,但是很喜歡當中人物的設定,嘗試寫了一些文,原本沒有特別被這兩位的設定打動到,但是看了一些同人作品之後,開始體會到了他們兩人之間的羈絆,因此現在我與好友monkey一起討論而寫出了這次的設定跟序,老實說我現在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呢!!我居然已經寫完了序了呢!!!好久沒有用比較感性的筆法寫文了,畢竟之前都是在接理論性質的專欄,深怕不知不覺這篇文會被我寫成探討愛情的理論文,好了不多說了,希望有人能喜歡這次的文,BL文真的是我人生中的一大挑戰呢!!

By 邵Ann

    

《夫妻刀》序 (三日月宗近X一期一振)

      >私設慎入< 


     從未參加過酒會的一期一振,這次在鶴丸國永的邀請之下參加了這次的集會,初入會場,整場陌生的臉孔令他有些不安,撇開家裡那群弟弟們不說,他有多久沒有面對人群了呢? 長年身體的不適讓他甚少出門,要不是鶴丸國永相約,他大概又是待在家一整天吧。

       此時他整了整衣領,正準備走入人群時,一個人直挺挺地朝他走了過來....... 深藍色的髮、寶藍又摻著金的美麗雙眸,對於這個人,一期一振居然覺得自己應該是認識的,只是理智告訴他自己,他們並沒有見過面,這場酒會他認識的只有鶴丸國永而已.....於是他禮貌性地先打了聲招呼。

        "您好,初次見面!!......." 話尚未說完,就被對方打斷了  "不是初次見面喔!!是好久不見........吉光!!"  兩個字,足以讓一期一振呆立在原地,為甚麼這個人會知道這兩個字?會這麼叫他的只有.......只有誰?腦袋突然的空白讓他更加的慌亂,到底是誰???那個唯一會這麼呼喚自己的人......腦中依稀浮出一個身穿藍色狩衣的男子,那抹熟悉的微笑與眼前這個男子的笑容重疊,然後又漸漸失焦......影像再次散去,他還是想不起來那個突然出現的畫面代表著甚麼意義,兩人就這麼相望......許久之後那人率先開了口 "呵呵~吉光這麼直勾勾得看著我,我也是會害羞的喲!!" 

       瞬間,一期一振紅著臉移開了視線,一開始就這麼一直看著對方真的太失禮了 "不好意思!!!失禮了!!" 男人輕笑著,不知道從哪裡拿了香檳,便遞給了一期一振 "喝嗎?" 一期一振連忙接過了手,失去平時的從容讓一期一振有些懊惱,第一次在外面這麼失態,實在是太丟人了 "別這麼緊張,不會吃掉你的!! 好久不見.....我是三日月宗近!!" 男人終於報出了名字,一期一振也沒多想反射性的回答 "您好!!我是一期一振!!" 
       
       你還是沒有想起我呢......吉光.......,男人眼中閃過一絲失望,都過了多久? 明明知道彼此就在不遠的地方,但是他始終沒有去面對失去記憶的他,曾經的回憶只剩自己擁有,而他有一群兄弟家人陪伴,再去逼迫他想起從前種種也是太過殘忍,只是如今的相見他還是想帶著一絲希望,尤其是看見一臉茫然出現在會場的他,他就無法不去理會,等到自己意識到的時候,已經走到了他的面前。

      看見短髮的他比從前更加的溫婉,曾經長髮飄逸在戰場上殺戮的一期一振以不復存在.......也罷!!那樣的血腥歲月不適合他內心柔軟的吉光,想到每次他一臉厭惡洗著染血的長髮時他就想有一天一定要帶他逃離這樣的日子,而如今他已經安好,少了那份記憶......也許是更好的。

"第一次來吧? 我帶你去熟悉環境,如何?" 整理好了心情,三日月向一期一振發出了邀約,也許以此從新相識會更好吧!! "那就麻煩了!!" 
.
.
.
.


BY 紹Ann

刀劍物語part3 關於宗三左文字

"哈阿~您輕點......."
"乖......你來我這不就是要這個?"

屋內中飄出一縷輕笑
宗三左文字,對審神有著莫名的依賴
近乎是癮一般的索求
沒有人知道宗三對審神為何這麼執著
只有宗三他心裡知道

那夜的大火
煙硝味混雜燒焦味侵蝕著他的鼻腔
渾身燒灼撕裂一般的苦痛啃咬著他的每一寸神經
空氣中瀰漫著絕望的吶喊
震耳欲聾般的崩潰著他的理智
飄散的火花打在他的身上
刺一般的痛
重物不斷的落下
隨時整個建築都會崩塌殆盡

"阿~~就這樣.......結束了......嗎?"

近乎榨乾了渾身體力
他帶著哭腔擠出了這麼一句話
獨自在火堆裡燒灼
曾經的魔王之刀
曾經要跟主人稱霸天下的他現在也不過如此
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
沒有當初的繁花盛景了
一切美好跟記憶一起被燒毀
此時左胸的魔王之印發著燙
一陣一陣的刺入心臟
主上.......好痛.......真的很痛.....
哭噎一般的他已無法發出任何的聲音
就算他想像從前那般撒嬌
也快要沒有那個氣力
已經沒有任何理由能讓他堅強起來了

大火燒盡
便是連夜的豪雨
燒的痛徹的他
被傾盆的雨水淋的心冷
為甚麼此時的他還有感覺?
不是應該要被燃燒殆盡?
哀....沒被燒死.....那就這麼塵歸土也好.....也好.....
當了這麼久的籠中之鳥
終於......自由了

但是
突然的腳步聲抑止了他最後的嘆息
"哎呀~這般的美人,在這也太浪費了"
映入眼簾的的是
一頭烏黑長髮
還有那金框眼鏡後面的妖異紅眸
這是他們初次的相遇
他與.......審神。

宗三左文字 cn:Monkey

BY 邵Ann






刀劍物語part2 關於鶴丸國永

白色
他 初次來到審神面前時
只讓人覺得渾身白
白的透析
白的哀傷
白得太徹底到看不見任何一點顏色
審神用盡手段將他從地下交易弄到了手
但是.......卻沒有美物到手的欣喜
他死吊般的眼神如同斷線人偶
"你們.....這樣開心了吧?"
他只幽幽低喃著這麼一句話
被迫離開好不容易能一起安息的主上
塵土被揭開的那瞬間
他再次面對那刺眼的陽光.....簡直窒息
之後
一次又一次的轉賣
那些貪婪的視線.....骯髒又低俗
他想逃卻無能為力
因為他只是一個物品
一把刀
他多麼希望自己有附真實的肉體
讓他能逃離
起碼可以回到主上的身邊
雖然侍奉過許多的主人
但是能有一位主上在死亡入棺之時
願意帶著自己
願意讓自己與之長眠
是多麼的榮幸
被這麼的需要著......
當時的美好漸漸剝離,在一瞬間
明明還依稀聽到主上的爽朗笑聲
但是此時主上在哪?
自己又在哪?
眼前這個妖異的男子是誰?
吐著薰草味的煙
一雙眼的紅
打量的視線
還有那皮笑肉不笑的嘴臉
噁心的反胃
只有這個人
他絕對不會為他展顏歡笑
絕對。

BY 邵Ann


刀劍物語part1關於審神

本丸的審神是位神秘的人物

平時總是待在書房

昏暗的屋內

滿室的菸味

金屬製的煙斗從不離身

纖細骨感的身版雌雄難分

輕佻的嘴角微揚卻無笑意

挺直的鼻樑上依然是那副金框的眼鏡

妖異的雙眼陰紅迷離盡是冷意

及肩黑髮隨意散落繾綣

身著西服卻總是會再披上一件和式外掛

喝著用上好的洋貨泡出的紅茶

聽著斷斷續續已無音律可言的和樂

有時還會跟著輕哼幾聲

聲音可以是柔細也可以是低沈

如同魔咒奪人心魂

每一句話都操控著本丸的每個刀魂

他是刀們的主人 刀們的神

他是極佳的收藏者

也是城府極深的謀略者

用盡了一切手段得到了各色天下名刀

解放了他們置於俗人目光之下的羞恥之感

刀魂們本該都俯首稱謝的

唯有一把刀不將審神放入眼裡


他是……………………鶴丸國永

-----------------------------------------------------

更新了第一部分關於審神者的描述

好友monkey給我許多外型上的建議

雖然與本來設定的不盡相同

但這也許就是共同合作之下的樂趣吧!


By邵Ann


近期刀劍雜談

工作繁忙疏於更新這裡了


最近開始籌備刀劍的同人創作


也許有設定不符的部分就請多包含


大部分為自身的想像然後加上歷史劇情


由於不擅長繪畫所以只能用文字表達了


近期會開始更新


文筆不慎流暢敬請見諒了


By邵Ann